河南一百度-高端生活第一网

为防寄递纠纷“当面签收”加收1元,顺丰增值服务你会用吗?

大河报豫视频

 本应是快递企业分内之事,被顺丰用来开发了新业务——当面签收加收1元。近日,“顺丰速运+”微信公众号在寄件页面提供一项“签收确认”加收1元,成了网民热议话题。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公众号发布文章,认为“签收确认”是快递公司应尽的义务,顺丰涉嫌巧立名目收费。在快递“最后1公里”送货上门趋难的当下,顺丰这一增值服务,你会用吗?

“签收确认”加收1元,顺丰新款增值服务引争议

本次事件起因,是近日有消费者反映,“顺丰速运+”微信公众号提供收费1元的“签收确认”增值服务,侵害了其合法权益。

记者从顺丰客服处获悉,“签收确认”是指快件签收时,需确认收方客户信息或要求客户当面签收的一项增值服务,如双方客户产生纠纷时,可提供签收凭证,为用户快递签收增加安全性。而且,签收确认口令,会以微信端推送或短信推送两种形式发送给收件人。至于收费标准,中国内地互寄是1元/票,中国内地寄往美国是19元/件。

总而言之,就是勾选了这项服务,顺丰可以帮寄件方提供收件证明,防止寄递纠纷。

9月10日,浙江省消保委公众号发布文章称,顺丰推出的这一增值服务,实则是快递公司应尽的法定义务。顺丰速运擅自把“签收确认”从应尽的法定服务内容中拆分出来,涉嫌巧立名目收费,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。

随后,关于“签收确认”是否可以被列为增值服务的讨论,在网上逐渐发酵。郑州金水区王女士对此表示很迷惑:如果不勾选“签收确认”服务,是否意味着顺丰没有义务让自己当面签收快递?

对此,9月12日顺丰回应称,该服务是为了保证快件安全,不认可可以不选择,这一增值服务是“目前快递行业中的通行做法”。顺丰方面解释称,这类口令签收服务最先源于珠宝首饰、3C电子以及奢侈品类客户的特殊需求。

“口令签收确认”是否等同普通签收确认待商榷

“签收确认”是《快递暂行条例》规定的应有之义,但顺丰以“快递行业通行做法”回应,再次掀起网友热议,让不少消费者费解。那么,顺丰拆分出的以生成口令为服务方式的“签收确认”,是否等同于普通签收确认,或存争议。

据了解,自2018年5月1日起施行的《快递暂行条例》(以下简称条例)第二十五条规定,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、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,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。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。

意即,快递小哥要确保将快递亲自送到收件人手上并接受验收,或者是经收件人允许后,将快递放置在约定好的暂存点,诸如快递驿站或智能快递柜等。

此外,顺丰速运对该服务表述为“签收确认”,容易使得消费者误以为假如没有勾选此项服务,顺丰速运就不会提供“签收确认”服务,存在误导消费者的嫌疑。这也是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所持观点之一。

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律师贺璐璐认为,根据《快递暂行条例》规定,签收确认是顺丰快递应尽的法定义务,该费用已包含在快递费中,另行收费属于乱收费。顺丰如因消费者未勾选该项业务而选择没有快递上门,消费者可以向中国消费者协会或行业主管部门进行投诉。

不过,也有业内专家认为,该服务是寄件方为了确保贵重物品安全交付进行的一项信息互认,确保收件方和寄件方确认一致,应该属于定制化服务。而且,该项服务一般为珠宝首饰手表等高价值物品准备,类似快递保价服务,对普通客户来说没有影响。

记者从顺丰在线客服处获悉,根据业务介绍,这一“签收确认”服务,是要在普通签收之外,另向收件人提供6位口令验证码。快递员送货上门时,收件方必须提供口令才能签收。

对于企业来说,比普通签收多了密码生成和密码验证两项业务内容,快递公司承担了生成口令验证码的额外服务,快递员则承担了现场验证的额外劳动。除此之外,顺丰还有包装服务、保价服务、签单返还、代收货款、委托件、特殊入仓等个性化增值服务。

快递上门频出话题“爆款”,上门配送现状是诱因

近年来,关于快递送货上门的讨论从未停歇,无论是此前丰巢智能快递柜收“超时费”,还是多家快递企业为每单快递增加0.1元派费,都会引发民众关切。长时间被快递不送货上门、不按要求发送取件信息困扰的消费者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随着社会热点集中宣泄。

快递最后一公里配送,究竟难在哪儿?快递量连年上涨、快递员增幅有限、快递企业“价格战”压缩快递员收入,这些都导致快递员送货上门的动力不足。

快递派送费在经历多轮调整后,当下业界普遍的派费在0.8元~0.9元,已经远不如此前1元以上那般诱人。这在削减着快递小哥坚持快递上门的意愿。

与持续走低的派费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每年都在刷新增量记录的快递包裹数量。国家邮政局公布数据显示:2020年,快递业务量达833.6亿件,较2019年增长近200亿件,再创历史新高;今年前8个月,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673.2亿件。按照现有速度计算,2021年快递业务量预计完成近千亿件。

快递行业“策马狂飙”,末端配送

近年来,关于快递送货上门的讨论从未停歇,无论是此前丰巢智能快递柜收“超时费”,还是多家快递企业为每单快递增加0.1元派费,都会引发民众关切。长时间被快递不送货上门、不按要求发送取件信息困扰的消费者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随着社会热点集中宣泄。

快递最后一公里配送,究竟难在哪儿?快递量连年上涨、快递员增幅有限、快递企业“价格战”压缩快递员收入,这些都导致快递员送货上门的动力不足。

快递派送费在经历多轮调整后,当下业界普遍的派费在0.8元~0.9元,已经远不如此前1元以上那般诱人。这在削减着快递小哥坚持快递上门的意愿。

与持续走低的派费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每年都在刷新增量记录的快递包裹数量。国家邮政局公布数据显示:2020年,快递业务量达833.6亿件,较2019年增长近200亿件,再创历史新高;今年前8个月,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673.2亿件。按照现有速度计算,2021年快递业务量预计完成近千亿件。

快递行业“策马狂飙”,末端配送压力也直线上升。记者从多位快递员处了解到,如果每件快递都打电话或发短信给收件人,然后等待收件人取件,那每天的快递都会积压,而且也会因妥

不过,近期多家快递企业已宣布上调派费,给快递员涨薪。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负责人表示,快递企业提高末端派费,国家邮政局对此予以支持和肯定。希望企业能够将派费调整工作落到实处,让在一线辛勤工作的快递员收入更高,提升快递员获得感和幸福感,从而有动力、有余力提升服务质量。

业内专家认为,诸如顺丰等快递企业,在摆脱“低价竞争”阴影、提升服务质量的同时,要在合法合规的框架下进行业务创新,应多站在消费者的角度考虑问题,否则即便是倾注了额外服务,也可能引发消费者不必要的误解。

【责任编辑:牛尚 】
【内容审核:黄瑞月 】
【总编辑:黄念念 】
关注河南一百度了解更多本地资讯
微博
空间

推荐

点击右上角按钮
分享给您的朋友或是朋友圈